学术研究

办事指南 建言献策 机构设置 良渚资料库

当前位置: 学术研究> 考古知识考古知识

良渚遗址保护与管理工作翻开全新篇章将珍贵文化遗存保护起来 传承下去 发扬优秀传统 坚定文化自信

作者:良渚文化遗址 来源:余杭晨报 发布时间:2018/12/29 9:06:50 点击率:1195次

  良渚文化距今5300-4000年,分布于中国长江下游环太湖流域约3.65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区域,中心遗址位于余杭境内。良渚文化中的祭祀礼仪、宗教文化、造型艺术、农耕渔猎、手工业技术等发明,及其所反映的以原创、首创、独创和进取为特征的“良渚精神”,对当今人类仍有启示。余杭境内,良渚古城遗址最为集中,且文化规格和价值最高,是良渚文化的权力和信仰中心,实证了杭州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历史文化名城。
  多年来,余杭将保护良渚遗址、弘扬良渚文化作为时代所赋予的神圣使命,良管委(指挥部)始终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推进文物合理适度利用,使文物保护成果惠及民众”等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加强对良渚遗址的保护和管理,为历史文化传承做出贡献。
  15年前,“八八战略”中提出一项重要举措:“进一步发挥浙江的人文优势,积极推进科教兴省、人才强省,加快建设文化大省”。15年来,良管委(指挥部)以“八八战略”为总纲,坚定文化自信、增强文化自觉。在科学、全面地保护好良渚遗址的基础上,推动良渚文明全方位活态展示。良渚遗址管理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张俊杰说:“我们要聚焦市委十二届四次全会提出的‘六大行动’,全力推进良渚古城遗址申遗,做好延续历史文脉的薪火传人。”

保护篇

守护宝藏的良渚实践

  从上世纪30年代,施昕更先生首次发现良渚遗址算起,良渚遗址发掘工作已历经80多年。随着良渚考古工作的不断深入和发展,良渚遗址的保护也从对墓葬的认识扩展到对遗址整体价值的认识,从对器物的认识扩展到对史前文明社会价值的认识。
  良渚遗址保护区范围内村庄遍布、人口稠密,遗址保护与经济发展、民生改善之间的矛盾一直存在。“良渚遗址保护坚持共建共享原则,坚持遗产保护的工作让老百姓支持,遗产保护的成果让原住民共享,准确把握遗址区内的原住民和遗址区外的社会民众两类人群的不同心态、不同感受,因人制宜、分类施策,通过利益、情感和价值纽带的串接串联,夯实遗产保护的民意基础。”对于如何处理好遗址保护和利益相关方之间的关系,浙江省文物局副局长郑建华曾这样说过。
  多年来,良管委(指挥部)牢固树立“文物保护也是政绩”的理念,严格遵循“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文物工作方针,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为阶段目标,以建设“专家叫好、百姓叫座、国际领先、国内一流”的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为平台载体,扎实推进良渚遗址的积极保护、整体保护、科学保护,探索出了一条管理与治理结合、人文与自然融合、历史与现代包容的大遗址保护新路子。 
  20世纪80年代,余杭县实行业余文保员制度,聘请业余文保员50名,后发展到近百名。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理委员会成立后,继续坚持业余文保员队伍建设,遗址区内每个村和重点单位均落实业余文保员。
  费国平是大观山本地村民,1978年,他在新成立的“余杭县良渚文化遗址管理所”负责日常巡查和文保工作,是良渚文化保护战线最前沿的“元老级”人物。为了保护文物,他常在夜里与联防队一起出动抓捕,遇过枪击,碰上过同行人生命受到威胁等事件。通过长期、持续、反复宣传《文物保护法》,加上警力队伍的不断增强,在费国平和同事的努力下,良渚遗址保护区内文物盗挖事件几乎没有再发生过。
  为增强当地群众对良渚遗址保护的意识,费国平还深入到良渚文化遗址的各个行政村进行文保宣传,并积极与当地政府沟通,获取必要的法律法规支持。希望组建一支文物保护通讯队伍的建议,也是当年费国平提出的,他希望在宣讲遗址重要性的同时,能利用好这支队伍联络遗址保护的各项工作。
  如果说文保员队伍是渗透至细枝末节的“软力量”,那决策部署、政策制定,则是良渚遗址保护工作中的“硬拳头”。
  2000年11月,余杭市成立良渚遗址申报《世界遗产名录》领导小组办公室,开展“申遗”前期准备工作,并提出了当时的良渚、瓶窑两镇“跳出遗址区求发展”的思路,即瓶窑镇在新104国道以南设立工业发展区块和行政区快,逐步实现重心难移。良渚镇将建设重心向东侧的遗址区外移,同时关停石矿、南移104国道、对重点遗址区实施整治。该决策成为推进良渚遗址保护的战略性决策,为缓解文物保护与经济发展矛盾开辟新路。
  长期以来,良渚遗址保护坚持把法的思维、法的精神贯穿大遗址保护始终,以推动良渚遗址保护管理走上依法治理的良性轨道。法制化上,制订《杭州市良渚遗址保护管理条例》,将国家文物局的工作要求和《良渚遗址保护总体规划》的有关内容写进地方性法规,增强遗产保护管理刚性。编制《良渚遗址保护总体规划》、《良渚古城遗址保护管理规划》等十多个系列,推动遗址保护规划与城市发展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的对接融合。2018年,编制出台《良渚遗址农村私人住房外迁鼓励补偿办法》,坚持“保护第一、以人为本、总量控制”的原则,按照“群众自愿、政府引导、规划调控”的方式,有序引导农户外迁,此举有效解决了遗址区农户建房难、生产发展受限的问题,实现了从“要我保护”到“我要保护”的转变,共保共享、人人有责的保护理念深入人心。?
  为进一步守护好这片国之宝藏,良管委(指挥部)于今年8月正式启用良渚古城遗址监测预警系统,该系统以监测遗址本体的裂缝、风化、土体剥落等病害情况以及自然环境变化为重点,以动态监测和实时预警为主体架构,致力于土遗址保护难题,为下一步土遗址的保护研究提供充分的数据资料。良渚古城遗址监测预警系统还与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预警总平台互联互通、信息共享,微观到宏观再到直观的全方位、全天候、全视角、智能化的良渚遗址遗产监测体系至此全部构成,后期将逐步对监测数据开展综合利用,为解决大遗址综合保护进一步提供实践依据。

展示篇
  黄土地下的灿烂辉煌

  土遗址历经千年的风雨洗礼,受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的破坏,其本体已经非常脆弱,如何对其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及合理的展示手段,一直以来都是文物保护工作中的难点之一。良渚遗址作为典型的土遗址,其展示工作难度不言而喻。为了让良渚文化的魅力不被地上的黄土所掩盖,展示工作成为了良管委(指挥部)势必要“啃下来的硬骨头”。
  从整体来看,良渚遗址展示工作以绿植标识、模拟复原、数字演示为主要手段,主要精力放在阐释呈现遗产内涵,着力构建良渚古城遗址“现场+场馆”的综合展示体系。
  当一个对良渚文化完全没有储备知识的人站在良渚遗址的某块区域中,能够通过现有的展示条件联想还原出五千年前良渚古人在此处大致的生活形态,那便是现场展示工作需要达到的最终目标。今年以来,良管委(指挥部)积极推进良渚古城城址片区、瑶山片区、水坝片区的保护展示,城址片区城墙勾勒、砂土广场、宫殿遗址、古河道等展示工程均已完成。
  一手抓良渚古城遗址的保护申遗,一手抓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是良管委(指挥部)实施‘八八战略’首当其冲的要务。
  良渚国家遗址公园位于良渚古城核心区块,莫角山遗址是核心区块中最具代表性的遗址地之一。如今,站在莫角山遗址上举目眺望,蓝天澄澈,花草摇曳,白鹭翱翔,与良渚文化这段古老的文明物语相辅相成,构成了一幅生态文明的美丽画卷。
  为了更好地体现和保留历史文化应有的沧桑感、原生态,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保持了现有人工湿地的构成成分,不缩小现有稻田、水库、水渠、塘堰等水体面积,同时采取封山育林、水源涵养等措施,以维护遗址区周边山形环境,维持生物多样性、植被覆盖率,让大遗址像公园般美丽。
  纵使“地下气象万千”,蕴含丰富灿烂的历史文化,但是大家在良渚古城遗址现场看到的却是“地上黄土一片”。为了让更多人懂得这一片黄土地之下的真正含义,良管委(指挥部)采用模拟复原的现场展示方式,在遗址保护区内勾勒出了良渚古人真实生活。
  模拟复原以金属雕塑的形式展现。例如南城墙的水陆城门用棕色网状的金属构造标示城墙台基边界,金属网之间的间隔代表门道的宽度,同时,陆城门处还有金属人物群像,人物形态各异,有的扛着鹿、有的背着孩子、还有的扛着木材;水城门处放置了金属的独木舟,舟上还有划船之人。模拟还原了当时良渚人从城外归来的情景,数千年前水路交通是良渚先人普遍选择的交通运输方式。
  据悉,金属雕塑人像的动作形态、使用工具等大小细节的设计充分听取了考古学、艺术设计等各科专家的建议和意见,并采用灰色、棕色、深褐色等不突兀的颜色作为金属雕塑的主色调,在不破坏遗址原貌的原则下,最大程度还原了数千年前的良渚社会形态。
  在场馆展示方面,今年年中,良管委(指挥部)全面完成了良渚国际考古保护中心、反山王陵展示馆建设和布展工作。更重要的是,良渚博物院也完成了陈列改造的华丽蝶变。
  良渚博物院前身是1994年开馆的良渚文化博物馆,新展览馆于2008年9月29日正式对外开放。十年来,良渚考古成果日新月异。2017年8月,良渚博物院闭馆改陈,于2018年6月25日重新对外开放,以一座收藏、研究、展示和宣传良渚文化的考古遗址博物馆全新精彩亮相。
  全新的良渚博物院为全面展示良渚考古成果和遗产价值,以“良渚遗址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为主题定位,将良渚考古八十多年来不断创新和丰富的考古发现、研究、保护、利用,以及传承工作,列为“良渚全考古”历程。改陈实现了良渚遗址考古出土文物的新整合,共展出文物600余件(组),比原展陈扩充近一倍。在展陈风格上大胆尝试,全部辟为大空间,并布局相对自由开放的展线,以敞亮、明快、开放、现代的风格基调增强展览的亲和力和观众的沉浸式体验感。此外,通过使用大型油画、场景复原、数字多媒体及3D打印技术等形式,力求立体全面呈现良渚文化的内涵。

传承篇
  古老文化的历久弥新

  将五千年前的良渚文化与当今生活相融合,将遗址价值传递给更多人,是良渚遗址继考古、发掘、保护、展示所要传递出的更深层含义。
  全新的良渚博物院有三个基本陈列展厅,侧重展示良渚古城遗址价值,体现良渚文明的新高度。在传统观展之外,观众还能在良渚博物院博物馆商店内浏览“最后一个展厅”。这个“展厅”展示和售卖以良渚为主题的文创产品,其中不乏印有良渚元素的便利本、冰箱贴,按照把玉琮、神徽、玉鸟等元素设计而成的首饰等等。观众可以把参观记忆带回家,加深对考古遗址和博物馆的理解,满足人们多样化的消费需求。
  考镜源流,以故为新。2017年11月28日,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委会与北京大学合作的“源流·良渚文化遗产创意设计专项赛”正式启动,面向全社会征集基于良渚文化遗产资源的文创设计。经过7个月的激烈比拼,数十种全新设计的良渚主题文创产品面向公众惊艳亮相。
  《良渚国的童年游戏:玉器连线、纹饰描红》是此次设计专项赛中知识传播设计组第一名作品。其中《良渚国的童年游戏:玉器连线》采用了孩子们小时候爱玩的数字连线游戏,通过用笔把纸上的点连接起来,探究良渚的奥秘。《良渚国的童年游戏:纹饰描红》是将良渚最着名的“神徽”、“鸟立高台”这类玉器上的纹样,以及陶器上的良渚小动物纹饰放大、标注出土地点,做成了可供描红的纸媒互动海报,旨在彰显良渚纹饰之美,之有趣,以及玉器雕刻工艺之复杂。该产品的目标客户群是孩童,将良渚文化灌输于简单好玩的游戏之中,让孩子们在不知不觉中走近5000年前的璀璨文化,这何尝不是文化传承最好的途径呢?
  简单又常见,是身边随手可触的物品。理念来源于良渚,希望表达的内容是文化传承。这便是良渚文创带来的惊喜。
  从2009年中华玉文化中心在良渚成立并永久落户良渚,到2010年良渚玉文化产业园的落成,良渚文创的路正在走得越来越广,如今已成为“讲好良渚故事”最好的平台之一。
  坐落于良渚梦栖小镇的杭州硬脑创意科技有限公司设计过融入卡通神徽形象的鼠标垫、水杯、挂件,古老的神徽于是变得“亲昵可人”;JUSTREAL拥有一款集合了玉琮、神徽、纺轮等良渚文化元素的箱包,被形象地称为“行走的博物馆”;膳佳家居把玉鸟、碳化稻谷、器皿等典型良渚元素设计成笔、沙漏、开瓶器,“良渚”标签便融入到了生活的每个角落……
  文化最大的魅力在于无论经过几千年时光洗礼,它依然活跃,且从未走远。正是因为有着一代又一代人对文化孜孜不倦的深耕和创新,良渚文化才能历久弥新。渊远,才能流长。水是这样,文化更是这样。良渚文化从发现,到保护,到传承,历经80多年,如今拥有了年轻的力量,它正站在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向广阔的时光远处飞去。

良渚文创产品

记者?宋晗语?王珏?周铭?陈书恒?通讯员?李力行?魏艳苹???(部分照片由良渚遗址管理区管委会提供?)

    【相关资讯】

技术支持:网尽科技 Copyright ? 2015-2020 浙ICP备17036153号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71-88752208